2011年9月28日 星期三

幸福是因为.....


房角石是我的起步


最近好几个人告诉我:“你是一个幸福的女人
。”

主要是因为我正从事一份自己很热爱的工作;而且,我还能很优闲的在家上班,不用每天塞車塞到死。(我有点好奇,如果知道了我的薪水微簿,不晓得还有人羡慕吗呵呵)

老实说,我也觉得自已很幸福,因为我真的很热爱这份工作,热爱到我愿意从事一輩子;而且,我也真的很不喜欢每天要塞車去上班。

然而,我这份幸福不是必然的,而是一份恩典。

什么是恩典?恩典就是本來不屬於我的,就算我努力去争取,也不会屬於我,但如今却白白给了我,而且是不求回报的一种赐予。

大概很少人会这样形容自已的工作,但我很高兴可以如此看待工作,如此我就会时刻存一颗感恩惜恩的心态,去面对我的工作。

当然,领受这份恩典还是有第一步的。就是说必须先把手伸出去,接受了,这份幸福才会屬於我。

我的第一步是在1998/99年。当时还是教会执事的刘高升传道正准备到台湾唸神学,他臨走前的半年,交给我一本《今日华人教会》,内容大概是关於21世纪是个资讯时代,文字将扮演重要的角色之类的,反正那时我对什么资讯时代,什么文字事工完全不懂,我当时是个纯美术毕业生,在一所私立中学教美术,我的世界、我将來要走的路,和这本书所写的相差十万八千里。

我记得很清楚,当时高升传道说了一句我唯一听懂的:“我希望在去台湾前,看到CFC开始了文字事工,你愿意参与吗?”

“我愿意。” 我几乎没有多考慮,甚至没想到我連文章都没写过几篇,就一口答应了。

当时虽然年级輕,但事奉神的心是单纯的,我想到的是:“有机会事奉就事奉吧,至少我可以先开始这事工,以后神自然会帶领更适合的人接手的。”

就是这样一个單纯的心,我的手伸向了恩典,虽然当时我並不知道。

参与文字事工的头几年,我一边编《房角石》,一边在中学教书,一边准备要去进修輔导课程。我以为将來的禾场会在中学,而輔导大概比較容易進入中学生的生命,我应该在这方面裝备。

没想到,神另有计划。而且,为了確保我走在祂的计划中,衪把所有的门都关上了。我还记得准备申请大学那段时期,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入学资格是“数学优等”,我当时傻眼了。本人数学最差,别说优等,連及格都成问题呢。可是,可是,我要唸的是輔导啊,关数学什么事呢?我有爱心、能夠聆听不就得了。那时,梓淇理所当然对跟說:“輔导员需要冷靜的分柝,需要逻輯思考的能力,这些都和数学有关啊。”

哦,原來如此。看來是我搞错了。

后來,也確实证明我错了,因为每次有人找我倾诉他们的问题,我总是觉得十分无助,只会和他们一起伤心难受,丝毫帮不上忙,真要从事輔导工作,我看我早已得憂郁症了。

相反的,虽然我不是科班出身,后天才开始写作,在能力上有许多局限,但我安靜、偏慢、细腻的个性,还是最适合从事文字工作的。后來,我全时间在协传当主编时,我的感觉就是对了!原來这才是屬於我的地方,而我想都没想过唉

话说为什么我这“半途出家”的人,一当就是主编呢?不要误会,並非我厉害,而是当时协传就只有我一个文字同工,我不当主编要什么呢?(虽然,还是有点心虚嘻嘻)我是上帝选召的,我的老板是他,他ok我就ok罗!我的信心是來自上帝,所以这一路走來,也还算踏实。

如今回想,上帝的安排真好。因为只有一个人,我便需要很主动,而且具创意的又策划又编又写(还好排版设计有荣秀他们分担),如此一边学一边做,不知不觉出版了快四十多本各种类的书,每本书的诞生我都全程参与,获益最多的,就是我。

我常想,如果我不是在协传,而是在任何一个有上司督导,有系统的福音机构,或许我的学习能从容一点,要做的东西也不会如此又多又杂。但我知道,我的满足一定没有現在这么大。

我又想,如果我不为神写作,把时间用在发展我的事业,或许我可以写一本暢销书,我可以赚多一点钱。但我知道,我的心态一定没有現在这么稳妥。

后來,我明白了,我在这份工作中虽然经常会面对困难、压力,也会有缺乏信心的时候,又需要担心书卖不出经费不足,但我始终热爱它,从没想过要放弃。那是因为我正走在神为我计划好的那条路,那是最适合我的。而且,还有神与我同走呢,幸福其实是來自於此。

这几年不同时段写的关於我工作的一些记录

我的工作对

我的免子

我走對了路

我的上司我的伯樂

協傳培訓中心


1 則留言:

周圣洁 提到...

何等恩典 :)
好棒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