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3月1日 星期二

緬北之旅(六)第四天 。腊戍

緬北第一天
緬北第二天
緬北第三天

緬北第四天
21/12/2010。星期一

一大早,我們啟程到緬北,腊戌。

我們希望能趕在午餐前到達,因為今天是聖光學校四十週年的慶典。我們趕不上參加該慶典,但查牧師希望我們至少能和他們一起享用午餐。


我對去腊戌那段路的印像,還定格在十年前那崎嶇不平又危險的山路,我們要乘十分舊的車子,在一路塵埃濃密中,巔簸近十個小時,才會到達目的地。那時我是靠吃藥讓自己昏睡過去,捱過那段路程的。就是這一段路,使我後來再怎樣想念緬北,始終沒有勇氣再去;很早以前就想帶阿擇去,也一拖,拖到他八歲。今年終於決定再去,是因為知道已經有內陸的飛機可以從仰光直飛腊戌了。豈知,我們出發前才知道訂不到機票,來回都還是得坐車經過那段路唉!

然而,可能一早有了心理准備,現在的路況也的確比十年前好了許多,這一路除了擔心幾個孩子會出狀況以外,基本上還算挺順暢的。


到達腊戌,我們先去聖光學校。重新回到這個地方,我的心情是激動的。第一個迎接我的是恩華,他喊了我一聲:“穎穎老師。”那年,我就是在這裡給他上課。課後幾乎所有時間,我都和他,及當年那群青年人在一起,也沒做什麼,有時聊天有時練歌,或去探訪。十天,關係就這樣建立起來。這群年青人中,我與恩華最投契,這十年都陸陸續續保持聯系,如今再次見面,我的喜樂非筆墨能形容。


午餐時,魯金文校長走過來對我說:“你寫的那篇‘我的心掉在緬北了’,還有‘緬北的瓜子’這些文章,我到現在都還收著呢!”說完,他還把那份成舊的剪報拿給我看。

那年,我們因為每天在聖光教書,所以和魯校長接觸不少。但畢竟十年了,我沒想過他還記得我,更沒想到他還留著那些文章。我曾經對我們這種花很短時間去的“短宣”的實際意義感到懷疑,不知道我們來,對當地人有什麼具體的幫助。今天,我終於知道了,原來只要真心的對待這個地方的人,就會留下痕跡。我上次沒白來,這次,也一樣。



印像中來緬北,就是會一直吃到很豐富,很好吃的食物。今天的晚餐,揭開了吃的序幕。



飯後,查師母 與我們討論接下來幾天的行程。除了一早預備好要主領的幾個聖誕聚會,臨時又加了好些聚會,需要我們負責講道。我們有些擔心,但沒有拒絕,短宣本來就是學習 信心的功課,不是嗎?後來在接下來的幾天行程中,我們才發覺像這樣的“信心的功課”還多的呢!但同樣的,我們的經歷也是格外的豐富。


說真的,在緬北的傳道人、神學生和同工都是隨時準備好,任何時候有需要,他們馬上就能講道、翻譯、分享、獻詩,做這些事是他們的一种生活方式,因此做起來即自然又熟練,比起我們實在強太多倍了。然而,我們來了,他們就盡量讓我們有機會參與事奉神。在他們看來,事奉是信徒能經歷神最直接的管道。我深深體會,讓我們有機會主領這麼多堂聚會,是他們表達愛我們的方式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沒有留言: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