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編輯心語33:我和罪打交道的日子

圖片
  這是一個不尋常的題目,卻是人生最尋常的事。打從我們來到世界,罪就粘著我們不放,沒有一個人可以逃脫它,最多只能無視它、或任它侵蝕。 從小在教會長大,卻常陷入不能控制的犯罪欲望與行為中,努力想要擺脫,始終不能如願,反而變本加厲。小時候,我的許多壞行為讓父母傷透腦,自己也感到無助。少年時我無意中得知自己不是父母親生的孩子,從此被領養的身分成了積壓在我心頭的無形陰影,我把所有對罪的不解都歸疚於血源關係。那時我最愛讀《冰點》, 作者對原罪的探討引起我的共鳴,我認定自己這輩子休想擺脫藏在血液裡的壞因子。   青年時期我對神的認識和經歷雖有加深,但還是沒能完全擺脫罪的纏繞。我依然有意或無意地犯罪,每次犯罪後感到愧疚便向神認罪,但認罪後還是會重犯。日子久了,開始感到灰心,便安慰自己別要求那麼高,誰能不犯罪?漸漸地我對罪就越來越不敏感。   當我參與《宣教日引》事奉時,神透過《傾倒至死》這本書更新了我對罪的態度,從那時起,我正視生命中每一個隱藏的罪,並操練公開認罪,把黑暗向光攤開來,不再閃避它。雖然這樣做難免讓我受到一些傷害,但我也深刻經歷聖靈的臨在和安慰。   有一天,我在靜步時,聖靈感動我為過去許多事認罪。於是,我逐件為那些在成長過程中偷的錢、說的謊言、傷害的人、做的那些見不得光的事一一求主寶血潔淨,並且肯定地說:「主,我以後不再犯了。」當時,我很肯定自己不想再犯了,但是否真能不犯呢?神很快就給我清晰指引:「你們應當順著聖靈行事,這樣就一定不會去滿足肉體的私慾了。」 ( 加 5:16)   當我認罪完畢,感到前所未有的釋放,腦海卻馬上閃過一個疑問:「就這麼簡單嗎?」從小到大犯的罪,真的只要認罪就一筆勾消了嗎?神也馬上回應我:「不簡單的,只是最難的部分,耶穌做了。」   那一晚,我深深明白恩典的意思。   三個月後的一個晚上,我想要犯罪,正要行動那一刻,感到一陣不舒服,便停了下來。那整晚我一想到本來要犯的罪,就感覺難受到想作嘔,當時我意識到這個罪應該不會再那麼誘惑我了;我感到這軟弱要離開我了。禱告了很久、爭扎了很久,我終於經歷釋放了。   這是我靠著主的恩典和罪打交道勝利的一次。   後來,我並沒有免疫於罪的誘惑,它依然無孔不入隨時都想要影響我、攻擊我,有時它會輕輕地在我耳邊昵喃,讓我一不留意就掉入它

編輯心語32:神早已知道,祂也提早就預備好了

圖片
  2020 年是全世界難忘的一年,一場疫情使人們被迫停下所有計畫,我們的家也一樣。這一年我兒子原計畫 到紐西蘭打工度假( Working Holiday ) ,準備出發前一個星期,馬來西亞宣布「行動管制令」,這下子他走不了了;同一時候,我們夫妻也準備飛往美國和《宣教日引》同工團契。本來一家三口會分隔兩地,沒想到最後不只沒分開,反而 24 小時都待在一起。 剛開始的一個月我很不適應,看待在家無所事事的兒子手機不離手十分不順眼,越不順眼就越無法好好溝通,兩人關係陷入緊張又疏離之中;那段日子我的課業繁重,平日生活節奏被打亂後應付得很吃力,最後連健康也出了問題,日子在混亂中無力度過。有一天靈修時我寫下自己的現況:「這段日子忙著上課、寫功課、鑽研聖經,卻沒有讓神的話滋潤我的心,反而異常剛硬,無法結出任何生命果子。」 第二天和《宣教日引》同工一起禱告時,我沒有分享自己的狀況,但很奇妙每個為我禱告的人都不約而同為這需要代禱。聖靈把我的需要告訴了同工。那天之後,我便慢慢擺脫了混亂狀態。 某個早晨當我準備靈修時,一個想法清楚湧現:「這段時間是我給你們一家三口的。」我當時愣了一下,以為在教養兒子上可以放手了,神說:「還沒有」;以為兒子已經可以處理自己的人生了,神說:「不,你還需要陪伴他,甚至從最基礎的事做起。」 神的聲音很清晰,我馬上調整心態用全新眼光看這段「神給我們的時間」,並且從最基礎的事做起:就是像兒子小時候每晚和他一起禱告。於是我們開始了每晚家庭祭壇,在禱告中我們很快就經歷神奇妙工作,關係在神裡面得以修複,兒子進入受教的狀態;我也進入平穩的情緒中。 三個月後,疫情受到控制,兒子在不多的工作機會中找到了一份工作,開始了每天早出睌歸的生活。這時,我們又面對另一項挑戰,因為兒子的工作環境充滿偏差卻誘人的價值觀,他才 19 歲很難分辨是非,容易受到大環境的影響。所幸前段日子我們建立了一起禱告的習慣,或許兒子聽不進我們的勸說,卻願意和我們一起禱吿,於是我們在禱告中把他交托給神,與他一起讀神的話,讓神的話成為他行事为人的標準,我的心也因此有平安。 其實,神早已知道,祂提早就預備好了。 *** 有一天,我夢見兒子在我正忙碌時,把我拉到一旁徵詢我的意見,說他想換一間公司;同一晚又夢到半夜聽到兒子房間傳來哭聲,丈夫第一時間跑去把已長大的他抱來我們的房間,放在另

編輯心語31:聖靈放在心中的禱告

圖片
  2020 年,我暫時放下宣教日引的編務工作,準備用三、四年接受神學裝備。編務工作由湘琪接手,自然也由她寫編輯心語。 過去七年,每次我寫編輯心語,都是整理那三個月神在我生命中的引領。近年,我的記憶力越來越退化,許多神常在我生命中的工作和感動,不寫下來就會忘記,還好每三個月一次的編輯心語,讓我清楚記下神在我生命中的軌跡。 神先後差兩個人告訴我,過去我寫的文章幫助了他們。當晚我在靜步默想時,想到以後不用寫編輯心語,會不會我就不再記錄這些時刻呢?會不會就把寶貴的領受和經歷忘掉呢?於是,我求主給兩個印証,讓我知道要繼續寫下去:一、多一個人給我同樣回應;二、湘琪的看法一樣。第一個印証應該很明顯,於是我留心地等。在等的過程中,我突然想起其實在我做這個禱告之前,已有一個人分享她讀了我的文章,堅定了神給她的一個負擔。至於第二個印証,湘琪的回應是一 致的,於是從這期開始,我重新寫編輯心語,求主繼續使用。 *** 我確定神要我接受神學裝備,也和兩個印証有關。 2007 年,我第一次考慮是否進入神學裝備,向神求兩個印證,也是我認為一個要進深事奉神的人不可缺少的:一、傳福音的心志;二、渴慕神話語的心。 第一個印證很快發生。有一次靈修時,神突然打開我的心、我的眼,讓我渴望與人分享福音。 從那天開始,我常渴望與他們分享福音;開始為他們禱告,每次禱告都很流暢、有信心、有平安。除此,我每次與非信徒友人交談時,心中總是很奇妙的充滿喜樂;與陌生人打招呼時,也很自然發出內心的關懷與真誠。 我對傳福音從來沒有如此發自內心的迫切與負擔 , 只是出於責任去做 。神垂聽了我的禱告, 讓我經歷了轉折性的改變! 至於第二個印證,當時我有固定靈修,覺得神已回應禱告,便開始著手申請神學院和安頓家人的生活。沒想到這時丈夫的工作有變動,在有平安之下我決定暫停進修計畫。 轉眼 12 年過去。 2019 年,我再次預備去唸神學。 從 2007 到 2019 ,這期間發生了以下幾件事,更新了我的生命。如今回頭看,神用這 12 年預備我進入裝備和更深的服事。 第一件事:我在禱告中尋求與教會修復關係,並在聖靈帶領下經歷了和好。這經歷也牽引我往和好的方向繼續前進,不論是與家人或與弟兄姐妹。然後發現越來越貼近那個使人和好的神,嘗到了神透過和好賜下的豐盛生命。 第二件事:我渴望經歷聖靈,常常

閱讀作業報告:十架的牧養學

圖片
  作者:陳濟民 1937 年出生於日本神戶,畢業於香港伯特利學院,後獲美國西敏神學院道碩、神碩學位,以及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哲學博士學位。曾於香港、英國、美國加州等地牧會,也曾擔任多間神學院講師。 1998-2004 為中華福音神學院院長。 作者豐富的牧會經驗和深厚的神學裝備,透過 哥林多前書 逐章剖析,可幫助我們從保羅對 哥林多教會的回應, 獲得建造和牧養教會的省思。   閱讀摘要、實際應用   這本書的小題是:從哥林多前書學習教會建造,因此我的「閱讀摘要」會著重看「怎樣建造一間教會? 」 建造教會不是開一間公司,有本錢就行;也不是做生意,吸引到人來就行。事實上,在建造教會這件事上,人能夠參與的很有限,完全是主耶穌在十字架做成的工作,並且靠聖靈來維持。 本書作者首先說明教會的特性是「由一群得救的人集成的群體」。這群人的生命不再是屬自己的,而是屬於神的。因此,就算哥林多教會有許多 問題,保羅仍然可以從神拯救了他們這個角度看到值得感恩的地方。他也很清楚這間有很 多 問題的教會是神的教會,其中一個憑據就是「他們在恩賜上是沒有缺乏的」,這就足於証明他們是有聖靈的人,因為恩賜是由聖靈所賜的。因此,保羅寫這封信是要把 哥林多教會從受世界影響的觀念糾正過來,使教會恢復榮美。 這也是我們應該看教會的角度,不能因為教會不夠完美就放棄,主耶穌用十字架建造、有聖靈的教會,豈能說放棄就放棄呢?反而應該在不完美的信徒身上,看到神的信實、恩典和塑造之工。總之,對於教會,保羅給牧者的方向是「要肯定神的恩典,並鼓勵信徒在恩典中成長」。 建造教會最重要的兩個關鍵詞是:十字架和聖靈。 十字架是建造教會的基礎,沒有十字架就沒有教會。因此,教會只需傳十字架的道理,跟隨十字架的道路,並按十字架的標準來衡量和修正價值觀。當教會回到十字架的核心,就會產生合一、捨己的愛、不容許罪 / 聖潔、不跟隨世界價值觀、不高舉人。 另外,保羅說他傳福音不靠口才,而是靠聖靈的大能,所以聖靈是建造教會不可缺少的原素,因為「除了神的靈,沒有人知道神的事。」(林前三 11 )聖靈負責啓迪和教導神的話;聖靈也負責讓人信主;聖靈更是神賜下能力的管道。既然教會離不開聖靈,要建造教會,牧者就必須教導和操練對聖靈的認識,帶領教會跟隨聖靈,願意順服聖靈引導。 保羅說 哥林多教會有屬靈的人和屬肉體

滕近輝牧師訪問:談教牧健康心理與事奉態度

圖片
  滕近輝牧師原名懷智, 1922 年出生於山東濰縣; 2013 年 12 月 19 日安息主懷,享年 92 歲。 他來自一個愛主的家庭,父親是牧師,他在高中時期已有獻身心志,後來在大學基督徒學生夏令會決志一生事奉主。大學畢業後,他赴「蘇格蘭愛丁堡大學」修讀神學, 1950 年學成回國,展開六十余年事奉生涯。他一生忠心事奉主,曾參與文字事工、神學教育、差傳事工、學生和社會關懷相關的事工,並出任多個福音機構的董事、顧問等職。曾擔任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和建道神學院兩所具規模的神學院院長。滕牧師的著作包括《路標》、《寫給信仰的追尋者》、《那從天上來的異象》、《生命的事奉》、《時代的挑戰》等數十本,為華人教會留下寶貴屬靈遺產。當中他所翻譯的《祈禱出來的能力》一書,影響了無數的人,他自己也在翻譯過程中,經歷了聖靈充滿和神的同在與祈禱的甜美,成為他一生的祝福。 在滕近輝牧師眾多服事中,在「宣道會北角堂」的三十年牧會,給後世教會留下寶貴的教牧經驗。本文是由教牧學博士曾立華訪問和整理。曾立華博士多年在各地從事培訓傳道人講道、牧養及領導課程之聖工,著作十數本,內容多為牧養教導及釋經講道。受訪者和訪問者都是在牧養事工上深度參與的屬靈長輩,因此本文的內容很能反映牧養事工所需要關注的事項,其中包括了牧者的生命、牧者所面對的種種挑戰、牧者需謹慎的誘惑和試探,與及牧者如何保持健康的心理狀態。 滕近輝牧師在文中很少談及牧養的理論,而是分享自己的個人經歷。當曾立華博士問他在教牧事奉中感到灰心、失望和情緒低落時,除了祈禱外,還有什麽方法可以克服?特別觸動我的是滕近輝牧師的回答是:之所以有這些感受,乃是因為不滿意自己低微的工作,而克服的方法就是要徹底的謙卑,甘願為主的緣故卑微。 滕牧師說他天生自卑感重,但恰恰因為這樣,他在年少獻身時就很願意一生在鄉村服事。他用正面的態度看待「自卑」,認為這是神的恩典,讓他不容易驕傲,可以接受低微的工作。還有他曾經歷 8 年抗日戰爭,對於物質缺乏的環境處之泰然。最後,他 1956 年牧養香港宣道會北角堂時,教會只有 50 、 60 人,多數是教育水平低的老太太與婦女;教會當時被逼遷,只能用小小的幼兒園來聚會,但神卻讓他從未想過換教會,一作就是 30 年,一生只牧養過這間教會。正是如此「低微」的開始,讓滕牧師一直很能接受所謂低微,也就沒那麼容易為著得失或亮眼

閱讀作業報告:祈禱出來的能力

圖片
  作者: 邦茲( E.M.Bounds, 1835–1913 ) 生於在密蘇里州,曾短期任職律師。他信主後熱心傳福音, 24 歲開始在密蘇里州蒙蒂塞洛市( Monticello )牧會。內戰期間曾當任隨軍牧師;戰後繼續在教會服侍 ,並擔任衛理公會週報《基督徒之聲》《 Christian Advocate 》編輯。 《祈禱出來的能力》( Power T hrough Prayer )(原名《傳道者和祈禱者》( Preacher and Prayer )是邦茲最為人所知的著作。這本書自 1907 年面世後就從未絕版,翻譯成多國語言,在一個世紀內影響了無數人,是近百年經典屬靈著作之一。邦茲其他著作還有《禱告的人》( The Weapon of Prayer )《禱告的目的》、《禱告的必要》、《禱告的實際》等 8 本關於禱告的書。 邦茲被公認為「禱告的使徒」,不只因為他擅長寫禱告屬靈書籍,更因為他是一個禱告的人。他一生大部分時間都花在禱告上。據說邦茲每天 4 時起床禱告,用 3 個小時來禱告。早餐後讀經和寫作,中間多次停下來禱告。下午 4 時全家一起禱告; 5 時邦茲再次獨自禱告 4 。正是如此的禱告生命,當邦茲寫《祈禱出來的能力》的「內室的祈禱」、「祈禱的時間」、「恆切的祈禱」、「早起尋求神」、「祈禱與熱誠」、「晝夜祈禱的生命」等內容時,不會流於理論,而是充滿能力和恩膏。   閱讀摘要: 《祈禱出來的能力》( Power through Prayer )是牧者的必讀本;也是幫助教會領袖操練屬靈生命的指引;任何渴慕真正認識神、經歷神,希望自己的生命充滿能力,能夠影響和祝福人的信徒,都可以從這本書得到重要提醒。 書中內容關於禱告的重要性,尤其針對牧者。因為沒有禱告的牧者,生命不能被神更新,不能看清自己的本像而謙卑下來,不能敏感聖靈的引導,不會對神越來越來渴慕,更不會經歷從神來的能力,他的服事就不能帶出生命。 近年來基督教很強調「釋經講道」,看重培訓牧者這方面技巧,這本書提出了一個很重要的平衝:能被神使用的講道,是要在祈禱中完成。聖靈的能力不是藉釋經講道,乃是藉著祈禱的人而流出。 《祈禱出來的能力》有很多篇章談到禱告的態度。願意長時間、全力以赴、付代價和早起禱告,是禱告的生命需要操練的。那些隨隨便便、懶懶散散、輕易讓別的事物取代禱告的人,不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