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4月2日 星期三

更新了教養孩子的眼光

在阿擇十二歲那年,我開始為他讀中學的事禱告。我們面對著雖然好像很多選擇,但又沒有一間是最想選的困難(因為沒有看到最好最適合的)
有一天早上,我照常為這事禱告到一半時,一個清楚的念頭浮現我的腦海中:「你為他尋找學校的事禱告,這祈求最好的結果就是他最終得到了一間好學校,但那卻不是你可以給他最好的。你可以給他最好的,乃是引導他與神建立美好并穩固的關係。」
第二天,我又為這事禱告,聖靈進一步讓我有感動為小組的孩子們禱告,從念中學的一直到還是嬰兒的,求神讓他們的父母能從小注重建立他們與神親密的關係,多過注重其他的事。
這二次的感動,更新了我教養孩子的眼光。過去那十二年,我把教養的心思花在很多其他的事上,包括培養阿擇的閱讀興趣、建立健康的生活習慣、品格塑造等,但卻不願花心思栽培他的屬靈生命,最多把他送去主日學和Boy Brigade讓別人教他,能教多少就多少,我內心一點也不急,甚至沒覺得很重要。
在阿擇的心最柔軟的時期,我錯失了影響他屬靈生命的機會,我為自己的疏忽向神認罪,也求神讓我尚來得及補救。
之後,我的教養方向變得清晰,我不再擔心他升學的事,也不擔心他的UPSR考試,我相信「先求神的國與神的義,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」,所以我現在只需專心做一件事,就是把孩子領到神面前。那段時間,神也讓我看見一幅許多忠心為孩子禱告的母親的畫面,我向神立心,今後我要成為阿擇忠心的代禱者。
這樣立定心志不久,有一天,我發覺阿擇連續三天半夜起床偷我的手機來玩,我對這行為感到很震惊;當我問他時,他還三番四次說謊,令我覺得很挫折,為什麼我會把孩子教成這樣?這件事再次堅定我的心志,我要把孩子領到神面前,否則無論我花多少心思來教養他,都不能確保他不學壞,我的能力太有限。
九月,在UPSR考試的第一天早上,阿擇自己拿起聖經來讀,然後才去考試。我從來沒教他,也沒鼓勵他靈修,但從那個早上開始,一直到現在,他每天都自己讀一篇聖經,我知道這是神的工作。
阿擇最後一天UPSR是考科學。他那天肚子痛,無法專心作答,便向神禱告,一禱告肚子就不痛;有一題他不會做,也是一禱告就想到怎麼作答。那天,他回來很高興地告訴我,神聽了他的禱告。我知道神也聽了我的禱告,阿擇正自己經歷神的同在,他正建立自己與神的關係。
那段時間,因為阿擇渴慕神的話語,我們很自然地開始了簡單的家庭禮拜,那是我一直不願做的事(小時做家庭禮拜回憶不好)。神透過這件事,醫治了我多年的缺失。
還有,從那個早上的禱告後,我看到阿擇的屬靈生命有很明顯的進展,他常常和我分享神的話,也顯得特別乖巧懂事,很少惹我生氣。我們的關係變得更好了。
 
後記:這件事之後,我經歷了一次八天很難忘的屬靈爭戰,雖然過程不好受,但對我的屬靈生命卻是很重要的,對我立志要引導阿擇與神建立關係也很重要。那次經歷讓我確定所信仰的是一位又真又活的神。如此,我知道自己不是在灌輸一套好的道德觀念給阿擇;也不是在推薦一個能讓他有心靈寄託的思想,因為這些並不重要,都可以被取代。然而,相信一位又真又活的神,並且把自己的生命交在這位愛他的神手中,則是千萬不可以錯失的。
另外,阿擇後來在入學事情上,所有我們看的學校都不適合,神把全部門關上,只開了一扇——巴生中華獨中。雖然這間中學在別人眼中不是最好的,選擇中文教育體系也存在許多未知數,但因為神的預備是那麼的明顯,我們便帶著平安的心去讀了。
寫這篇文章時,阿擇只上了三個月的課,要判斷這學校好與否尚言之過早,但他確實遇到很好的老師,他適應得很好,因為學校環境相當友善,與同學、同車的朋友、打球的隊友都相處愉快,課業也應付得相當輕鬆,不必犧牲閱讀運動玩耍的時間。神有讓我們放心,讓我們更肯定就算是一無所知,只要憑信心交托給神,就沒什麼好擔心的。
 
 
 

3 則留言:

捷李 Jade Lee 提到...

鲜少有人分享他们小时的家庭礼拜, 但我不只一次听到有从小就是基督徒的朋友说, nightmare about the home worship. 我是第一代基督徒, 常想我们的上一代的父母到底用了什么方式, 会让孩子反感呢?

另外, 谢谢你的提醒。是摆好方向盘的提醒!

Dorcas 提到...

谢谢你的分享。我也是只有一个儿子,今年七岁,希望能向你学习。
大家一起加油。
我写儿子的Blog:
xiaodoudou282.blogspot.com


Theresa Huang 提到...

感謝主,讓我看到你的分享. 這是我近日領悟到的,作為母親該認的罪:只會帶孩子去道理班,讓別人教,自己卻沒真正好好的把孩子領到主的面前來生活.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