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月15日 星期三

一趟充滿恩典的火車之旅--北越Sapa





我一直喜歡火車,尤其唸純美術時更喜歡,常會跑去火車站看火車,對火車有許多浪漫的想像。但其實我沒太多機會乘火車,印象中好像有一次去檳城坐過,只記得那座位很硬,我一整晚都沒辦法睡,但還是很興奮地在從這廂火車走到另一廂火車。

這次去北越主要是探訪朋友,沒有計劃要去很多地方,但知道要去北部的山區——沙壩(Sapa)是乘搭火車的,我的興趣就來了,帶著我長久對火車的許多美好憧憬,特別安排了一趟火車之旅。只是沒想到,這趟旅程竟然如此辛苦。

大部分人從河內去沙壩會選擇乘搭夜車臥鋪——晚上八、九點上火車,睡一覺醒來,約五、六點就到達越南和中國的邊境城鎮老街(Lao chai),再從這裡乘搭兩個小時車程的小巴士上山。

那晚我睡到零晨一點多時醒過來,發覺火車停在荒山野嶺許久沒動,心中雖感到納悶,但全車人都睡了,我無從下問,只好繼續睡。早晨六點多醒來時,本來應該要到了,但梓淇看一看GPS,發覺只走了三分一的路,離目的地還很遠呢。我們不知發生什麼事,只能等著。

一會兒,火車停下來不動了,許久都不動,我們四處打聽,沒有人懂發生什麼事。雖然一直有播音報告,但說的是越南語,我們半句也聽不懂。和我們同一廂房的室友是一個越南導遊,但他從一開始就告訴我們他是說法語的導遊,所以當我們問他發生什麼事時,他也沒辦法告訴我們詳情。

等了很久很久,等到許多乘客都下火車,有人開始打電話尋求幫助;有人到處打聽發生什麼事。這時我們聽到一團香港遊客說要走路去碼頭等船,我們心想現在是乘火車啊,這裡怎麼可能有碼頭,大家都等到慌了是吧。

又等了很久很久,火車終於開動了,在大夥兒的歡呼聲中我們都以為惡夢過去了,沒想還不到半小時,火車又停下不動了。最令人煎熬的是我們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也不知道還要等多久?在窄小的空間內,我們只能乾焦急,大家的感受都很不好。
過了好一陣子,我們的室友拿起他的行李,很抱歉地對我們說:「我要走了。但你們還得等多二、三個小時。」


那時已是中午,我們已被困在火車內六個小時,他這樣說我們真的很絕望。梓淇建議我們也拿行李下火車看看有什麼辦法,我們一方面擔心火車會突然開動走了,一方面又要四處打聽有什麼方法可以離開這地方,四周圍一片混亂,全部人都沒有頭緒。

突然,我們的室友出現,很高興地用有限的英文說:「你們可以跟我們走了,我們可以一起去Sapa。」原來他安排了車子來接他的雇主(一家四口的法國家庭),並請求他的雇主幫助我們。

關於這個室友,我們上火車前有為這事特別禱告,因為每個火車臥鋪廂有四個床位,我們一家三口佔了三個,剩下的一個床位是什麼人由不得我們控制,於是便求神預備一個「好人」和我們一起度過一個晚上。禱告完畢,我覺得用「好人」這兩字好像有點奇怪,後來才知道,神真的為我們預備了一個「好人亅呢。




在一片混亂中,我們緊隨著他和雇主一家人穿越一條山路,眼前竟出現一條大河。想起早前那些香港人說去碼頭,原來還真有河啊,太神奇了!一輛豪華舒適的旅行車已在對岸等著我們。原來這裡離老街已不遠,只是火車不知何故無法前行,所以室友安排車子來這裡接我們,然後直接把我們送上山,還送到酒店門口,並且不肯收我們半分錢,這真正是恩典啊。
我們抵達Sapa時是下午三點,比原本的時間遲了六個小時。後來我們得知有些人當晚六、七點才到,有些人更遲。我們本來會和他們一樣,但恩典卻白白臨到了我們……

這次乘搭火車的經歷是特殊的,但其實當時一點也不享受,而是覺得那段苦等的時間十分難捱。如今回頭望,卻是這趟旅程體會最深、最值得分享的部分。友人提醒我,人生也是這樣,受苦時很難受,但走過以後再回頭望,正是那段刻骨銘心的經歷,豐富了我們的人生。

*   *   *

這次我帶去北越讀的書是《出人意外的恩典》,作者是Jerry L Sittser(也是《堅持一生禱告》的作者)一家七口在一個秋天,被一個醉酒駕車者迎頭撞上,母親、妻子、女兒當場喪命;倖存下來的三個兒子,和他,身心靈飽受巨大傷害,久久無法復原;而肇禍者竟然無罪釋放!這樣的作者卻寫了一本關於「恩典」的書,我想那一定是深刻入骨的生命反思。

這書很難讀,不是因為寫作手法艱深,而是我還進入不了作者體悟的境界,所以我讀得很慢。但在那困在火車廂六個小時不知何時才是等待盡頭時,我讀到作者失去摯愛在悲慟萬分時寫的這一段:「……我敏銳地察覺到圍繞著我的世界,更感激所給我的每一刻。即使在喪失與悲傷中,我選擇接受每一時刻的奇蹟,並且領受一直加給我的恩典……至高無上使我的悲劇顯得渺小,也打開我的眼界,看見人生不只有悲劇,也有恩典,而恩典就是在奇妙的此刻所給的……我失去我所愛的世界,但我得著對恩典更深的認識。那個恩典使我能夠釐清生命的目的……」

基督教信仰是以「白白的恩典」為中心,但我必須承任一直沒有很明白這觀念,而那個困在火車廂的六個小時,到後來室友不求代價向我們伸出援手,使我對恩典有了多一點點的了解。

恩典一直都在,但只有在走頭無路時,心才會敏銳起來,察覺到恩典的存在;一旦察覺到恩典,就是漸漸靠近生命最終極的部分,所以Jerry L Sittser會寫出「我的悲劇顯得渺小」這麼困難的心路歷程。而我,還是只懂得很少很少。

1 則留言:

Joyful.Mum 提到...

我搭火车去沙坝时也和你一样,火车停了很久,不知发生什么事,看了你的经历,才知道原来不是我而已。真的感谢神的恩典,一路带领。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