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4月7日 星期一

你的愛,要紀念多久,才夠呢?


我是不可能忘記你的,蔡傳道。
昨天高昇傳道在崇拜時帶領我們為你默哀,也為你的家人禱告時,他哭了。我們許多人都哭了,尤其是二十五年前在CFC開始時就和你一起的那群人,包括我。

高昇傳道要我們禱告,求神讓我們能把你的愛在CFC這個大家庭中延續下去。他說的愛,近年CFC很多人都開始嚐到了,因為教會非常看重放下自己和委身陪伴肢體的教導和操練,活出一家人的關係。但其實在二十五年前,你早已經活出這樣的生命了。

那一年,我從家鄉關丹來到吉隆坡讀書,尋覓了許多教會,感謝神最後帶領我來到CFC。那時候CFC剛開始不到一年,只有十多個人在租來的店屋樓上聚會。我從小在衛理公會長大,CFC這「教堂」對我來說實在簡陋得讓我不得不懷疑這是正統教會嗎?但我只出席了第一次,就知道這是我屬靈的家,因為這裡的人自然流露出來的愛,深深吸引我。後來我有很長一段時間對「屬靈的家」這觀念感到迷惑,直到最近才得到醫治和更新,但其實原來在我第一次去CFC時,我就已經明白了,只是後來發生了許多事,讓我漸漸迷失。

那時,因為你的緣故,把CFC當成家一點也不困難。你當時就住在聚會所尾端用板隔出來的小房間內,慧敏是你的室友。店屋沒有廚房,沒有客廰,並不像一個家,但你還是用心地設了一個可以煮食的小空間,平日把聚會的椅子收一收,擺上一些桌椅,就成了休閑的空間。我們那時候都是學生,上完課常會到教會溫習、聊天、打乒乓,而你會給我們這些異鄉遊子弄點吃的,或和我們一起下廚,我們總是呆到深夜都不捨得離開。

每次到教會,只要在樓下喚一喚,你一定會給我們開門,任何時間去都不必擔心是否適合呢?會不會打擾你啊?你沒有所謂的「上班時間亅,幾乎所有時間只要有需要,都會第一時間出現,事奉神和關心我們,就是你生活的全部。我一直不知道這種沒有隱私、隨傳隨到的生活曾否帶給你困擾,因為你總是微笑、總是充滿耐心,而且你看起來總是那麼享受我們的出現。是的,你永遠打開著門,以微笑歡迎我們到來,難怪要把CFC當成家一點也不困難啊。

這樣溫暖的家,我後來還是離開了。這不關你的事,而是我叛逆,老覺得這信仰是我父母的,不是我的,我不要跟。我僅離開了半年,後來想通了,慎重地選擇重回CFC大家庭,這回卻關你的事了。

在我離開的那些日子,你還是一樣關心我。我不願意去教會,你就來找我,給我上個人栽培課程,聽我訴苦,陪我哭,為我禱告;我沒地方住,你駕著福音車帶我一間間房子去找;你知道我不想見到教會的人,有時難得教會沒人,你就會赶快通知我,去和你一起吃一頓家常便飯,我至今都不能忘記那飯香和溫暖的味道。是你這樣的陪伴,讓我心甘情願回家了。從此,一直到今天,我都不曾再離開過了。

你一直體弱多病,有一段日子我住在教會,近距離接觸你,發覺這種沒有太多私人空間,又時刻需要關心人的生活,對一個生病需要多休息的人來說,多麼不適合。但我印象中,你幾乎不曾發脾氣,不曾抱怨,也不曾喊累。在我心目中,你既軟弱,卻又剛強。

那天收到你安息主懷的消息,我沒有很傷心,反而鬆了一口氣,你終於可以脫離病痛折磨,回到你用一輩子愛著、事奉著的主耶穌那裡,這是好得無比的事。只是,我想起你在人生最美麗的時候,把青春毫無保留地奉獻給主,默默陪伴我們成長,甚至耽擱了你的婚姻大事,最終孤身走完人生路,你這樣的愛,我要如何紀念,要紀念多久,才夠呢?所以,我是不可能忘記你的,蔡傳道。













 

 


1 則留言:

Theresa Huang 提到...

既是追思,也是很感人的見證 - 那樣簡單的,就勾勒出一個令人讚嘆的,主的僕人的身影! 也看到所結的果實,是那樣的美好.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