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4月30日 星期一

抗爭還不能停,但愿這段路不遠


一幅畫面勝過千言萬語----Bersih3.0現場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rMywPmqdi5M&feature=share

我必須承任,我是個膽小的人,也絲毫沒有要為國壯烈犧牲的念頭,因為我還有個孩子需要媽媽陪伴長大,他才是我最重要的責任。

但我依然去428,主要是我曾在面子書呼吁人們關注關丹稀土廠事件、關注國家要有乾淨選舉,總不能叫人家付出時間去表態,我卻留在家享受成果吧!而且,我始終不相信這次和平集會會有危險。我不相信政府會像上次709那樣笨、那樣壞,用催淚彈對付人民。上次事發後,他們不是用了一堆謊言、利用主流媒体掩蓋真相,企圖否認他們做過的事嗎?天真的我以為這次他們不可能會重滔覆徹,不可能會再用石頭砸自己的腳,惹怒人民,又讓我們更團結。

我以為這次也會像226綠色集會如此和平,我們需要的只是——人數,而這是我可以貢獻的一點點力量。所以,我沒有準備粗盐、也沒有準備口罩,我只準備了一本書,心想要靜坐那麼多個小時,悶的時候可以看看書。而且,我的網友多數去蘇丹街,我想去KLCC支持綠色集會,因為擔心那邊人不夠,所以決定獨自出發。大家都說一個人行動很危險,我依然想像不到會有什麼危險;依然覺得我的政府不會那樣笨、那樣壞。只是,為了讓梓淇放心,我在最後一分鐘還是找了最信任的姐妹美玲陪同。

雖然我很多朋友都做好心理準備要面對化學水和催淚彈,甚至還有些期待,彷彿這樣會壯烈一點。但我一點都不想嚐,也不認為會發生任何事,我只是去坐坐就回來。

結果,事實證明是我太天真。我高估了我的政府。但,我還是不明白,為什麼他們那樣笨、那樣壞?

第二天,我翻開主流報章,再看網上新聞,仿佛說的是兩件事。我要到這個時候才明白,原來我的政府不笨,他要的就是這個結果!然後,透過主流媒体,尤其是國語媒体,向那些沒有上網的民眾傳遞一個訊息:反對政府,國家就亂了!怕不怕?還敢不敢反?

我的政府不笨,但是真的壞。這兩天面子書上關於428的資訊一大堆,我很小心地閱讀,也不輕易分享任何資訊,因為在事情還沒調查清楚時,我不想助長仇恨和憤怒的情緒。但還是陸陸續續讀到許多可靠的第一手資料:有記者見證他為了拍警察打人的畫面,自己被抓、被打;我許多友人沒有推倒獨立廣場欄柵,沒有絲毫暴亂舉動,他们離那個地點很遠,卻莫明奇妙遭催淚彈車追著來射;有在前線的友人,見證催淚彈是直接射向群眾,而不是往上射,完全不顧這樣會造成嚴重的傷亡;我的小組組員Steven當天晚上八時半就到中央醫院探訪傷者,見證不少人是被流氓警察拳打腳踢致傷,傷者所傷之處,除了肋骨、腹部、雙腿與手、臉部、耳朵,甚至僅離眼睛1.5公分的部分,皆傷痕累累。

我真的很不希望相信,但事實擺在眼前,我們的政府一點也不顧惜人民。一點也不!下次我再去參加集會,一定不會再認為:我的政府不會那樣笨、那樣壞吧?

說說我非常個人的經歷吧。

雖然我一直認為不會有事,但出發的前兩天,面子書上風聲鶴唳,多多少少有點影響我。我前面說了,我特別膽小,而且極依賴梓淇,很少獨立行事,這次一個人難免會忐忑不安。就在我的內心沒有平安時,當下就在面子書上讀到偉恩傳道的一則訊息,說他在香港有密切關注428,會為我們禱告。偉恩是我的代禱勇士,過去有很多次經歷,在我最需要禱告時,他都會適時出現。只是他向來為我禱告的事通常和我的事奉有關,這是第一次,他的出現不關事奉的事,而且他很少出現在面子書,也很少留言,我很敏感這是神要透過他告訴我:“別怕,有人為你禱告,我聽了。”

星期五,出發前一個晚上,我們有小組聚會,梓淇領唱選了一首歌《有人在為你禱告》。過去我一直不喜歡這歌,覺得太矯情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人如歌詞所寫,忠心以禱告守望著另一個人?但那個晚上,神卻用這首歌來安慰我,我是如此確定,有人為我禱告,我會沒事的。

這是很主要的原因,428當天,我能感到平安,我只是擔心會封路封LRT去不到現場。

清晨,梓淇載我到地鐵站途中,連續接到幾個友人來電告知地鐵關了,不知道消息是否準確,梓淇見路況良好,決定直接把我載到市區。一路通暢,只有在靠近KLCC時才有封路。車進不了,我惟有步行到KLCC。

那段路程有點緊張,因為一路有警察站崗,我不是怕他们抓我,只是怕他們不讓我去。這時,神差派一個天使出現了。她是一個紐西蘭人,好奇地问我為什么今天那麼靜,路上一輛車都沒有?我和她一邊走一邊分享,在那段很多警察的路,我和她看起來就像游客,順利地走到了目的地。

到達KLCC的時候是十點半,已有人潮在大喊口號,我心中納悶,不是十二點才开始嗎?現在就喊不累嗎?我不跟,自己去了Kinokuniya邊看書邊等美玲和Simon。

十二點他們來了,我們準備隨大隊出發去獨立廣場時,發覺人已走了一大半,原來十點多時就有人前往澳洲最高專員署抗議Lynas在關丹設稀土廠,當時有人在混亂中跌傷,也有人被捕,其他人改變計劃直接啟程到獨立廣場。那一批人行走時是緊張的,因為剛剛發生了衡突事件。但我們走時,已天下太平了。

我們去到Masjid Jamek時,只見人潮洶湧,我们進不了獨立廣場,只有隨著群眾行走。想到兩點才开始靜坐,便先去吃個午餐,然後隨人群走到HSBC那條路上,大隊開始坐下,我們也跟著坐。那段時間,沒人指揮、沒人演講,大伙兒坐著,其實也沒事幹,挺無聊的,就唱唱國歌、喊喊口號、和經過的LRT揮手歡呼,連直昇機飛過,也會引來一陣噓聲。現場氣氛一片詳和。

然而,同一段時间,在獨立廣場,聯邦後備隊已經戴上防毒面罩和武裝裝備。兩點半安美嘉宣佈集會成功,要求參与者解散,但人群沒有散开。在我們靜坐的地方,絲毫不知前線發生的這些事,也不知道集會已解散可以回家了。差不多那個時間,我們坐著無聊,一伙人決定去喝水解渴,於是走到了遠離人群的地方。我當時還在想,政府這次聰明了,不用硬的,只是不讓我們全部集中在廣場,導致我們四處分散不知該做什麼,然後不了了知,全部回家。那時,我就想喝了水,我要再回去坐,因為看見很多人已經離開了。我一直記得,我的任務是要貢獻人數。

下午三點,我们一行人喝了水走到更遠的大眾書局,因為我答應要幫阿擇買一本書。就在那個時候,聯邦後備隊開始向人群發射水炮和催淚彈。我們一點也不知道。之後同行的友人決定走路去KLCC喝咖啡,我決定不跟他們,便與他們分道揚鑣。

同一個時間,在拉惹路,警方和民眾對峙,現場氣氛越來越緊張。我獨自一人在大眾書局門口正考慮要回去坐多一會兒,遲些才乘LRT回去,如此梓淇載了我就可以去載參加Boy Brigade的阿擇,時间剛剛好。我一點也不知道,我要回去的地方已經亂了。

就在要起步時,我看到很多人往Pasar Seni LRT的方向走,心想人群已經開始撤退,或許集會結束了吧!又想到這麼多人排隊,回家要花很長時間,我還是回家吧,便改變主意走向LRT站。同時,我和分開要去喝咖啡的友人,在途中就嗅到催淚彈,赶緊逃。

我獨自去到LRT時,只見人山人海,好像根本不可能買到票,我甚至擠不到購票機器前,只能被人潮擠到一個櫃檯前,一看原來是直接購票的櫃檯,奇怪,為什么這裡那麼少人排隊?結果我只排了一會兒就買到票了,而且一上月台就有一輛地鐵來了,人也不多,我還有位子坐。從到地鐵站到買到票上車,我只用了十五分鐘,過程順利得難以置信。

同車有一班人在談論中催淚彈的經歷,我還以為他们說的是709的事。這時,我接到美玲來電,說他们逃到LRT要回家時,LRT封鎖了,我是最後一批進到站內的。

外面風風雨雨,我卻什麼也不知道,被神安安全全地送回家。那時,是四點多,警方正在城中多處發射催淚彈,並開始展開逮捕行動。

我說了,我去坐坐就回。神憐憫我比較軟弱,保守我無驚無險度過了第一次上街。但,很多人受傷了。很多馬來西亞人的心深深被刺痛了。我們離真正民主還有一段路,抗爭還不能停,但愿這段路不遠。

任何人,無論你是勇敢的、熱血的、或者膽小如我的,我們都不能停下腳步。往後大家能做什麼就做什麼,不要以為自己不重要,不要覺得不關我的事。每個人獻出一分力量,就會像這次428那樣,人多到讓人無法漠視;人多到政府就算要騙、要掩蓋真相,都要費盡力氣,還不能成功。這就是我們能做的。

沒有留言: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