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4月6日 星期五

处心积虑地,让他爱上阅读



阿择攝於Bukit Rimau住家阅读角落(2011)


我老家的客厅有个很大的书架,底层摆满儿童刊物,我童年的时光都消磨在那个角落。后来,这些书渐渐不能满足我,于是我搬一张凳子,爬上更高的架子,找爸妈的书来读。印像最深刻的是,小小的我第一次将厚厚的《家春秋》捧在手上,心中涌起一个念头,如果我可以读完这本书,那将会是多大的“成就”啊!那年,我十岁。後來,这本《家春秋》被我前前后后读了无数次,爱得不得了。

我一直酷爱阅读,常常会因为读到一本好书而激动不已,我认为那是因为幼年时父母为我营造了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。于是我当了妈妈之后,也希望可以如此待阿择。

然而,阿择和我不一样,他是个十分好动的小孩。在我印象中,他除了睡觉,几乎没有停下来的时候。别人家小孩再好动,一坐在电视前,大半都能安静下来,但阿择却连这都做不到,更别说要静下来阅读。而且,在他的时代,有电视、电脑,书不再是唯一的选择。但我依然坚持,文字世界有其不可取代的地位,于是决定“处心积虑”要让他爱上阅读。

在阿择还是个婴孩时,每晚他睡着时,我会悄悄在他床上放一堆婴儿布书,早上他睡醒时,看到这些书,会玩一会儿,玩腻了才叫我;长大一点,我放更多书在他床上,有意识延长他这段“看”书的时间;到他会走路时,我告诉他:“早上醒来是阅读时间。”小小的他理所当然照做,每天自己读一会儿书。

更大一点,他的生活多了许多玩意儿,我的态度十分明确:阅读摆第一,电视第二,电脑第三。意思是说,三者之中,我最先让他接触书(先入为主嘛),而且很“偏心”的,买最多的也是书,而且花最多时间是在陪他阅读,从來只称赞他阅读的进度等等。至於其他那兩样,我的向來都“不闻不问”哈哈。

我还有个好办法,就是会把阅读当成“奖励”,比如:“哗!你今天好乖!待会可以让你多读一本书。”或,给他一些甜头:“喔!你还要阅读?好吧好吧,今晚让你迟一点才睡……”小朋友嘛,哪懂什么好什么不好,又奖励又甜头,自然觉得阅读是一件好得无比的事啦。


阿择五岁时,我为他设计一个阅读空间,每天规定他呆在那里读十五分钟,然后慢慢延长至半小时、一小时。渐渐地,他自己发觉了书的丰富,常常读到不肯停!

六岁,他开始识字,发觉书上的字有丰富的情节,更加爱不释手,把过去看过的那些书全部翻出来重读。

七岁,他上小学,字认得更多,我为他订阅儿童读物,写着他名字的邮件定期会寄到家里,他每天都期盼,盼到时十分珍惜,每一本都仔细读好多好多遍。

八岁,我发觉他掌握足夠字汇,便慎重其事地说:“恭喜你可以跨越另一个阅读层次了!” 那天,我们很隆重的到书局,让他选一本文字书做礼物。结果他选了Geronimo Stilton,并且对它“一见钟情”,从此,一本接一本,看得不亦乐乎!

在他九、十岁时,我终于可以不必做任何事,只要有喜欢的书,他就可以读几个小时不会停了。

看着昔日那个动不停的孩子,如今能静下来阅读,以后他将发掘更多书的丰富,享受阅读的乐趣,我的心就十分快乐。

本文刊於妈咪宝贝2012。March

沒有留言: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