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3月30日 星期五

我們的第一幢房子70-2



攝於Rampai Court

70-2是我們的第一幢房子,在Rampai Court,只有六百方尺。

婚前四個月,我們考慮要買一棟小公寓做我們的愛巢。當時想的是空間不必大,也無須豪華、講究,就算舊一點也無妨,因為那時我們剛踏入社會工作不久,預算並不多。我們對自己說,屋裏有愛才是最重要。

前屋主是中年夫婦,育有一對兒女。我們去看屋子時,一室暈黃燈光下,屋主太太正在煮飯,孩子在小客廳溫習功課,儼然一幅幸福家庭的畫面,我們頓時被這情景深深吸引著,幾乎是不假思索的交了訂金,決定購下這幢小公寓,整個過程比上市場買菜還要快。

老實說,若撤掉感性的眼光,這幢公寓可以稱得上百孔千瘡。普踏進公寓門檻,觸目的盡是霉黯的墻,走廊左一個右一個污黑的痕跡;電梯到處是沒公德心的人亂塗的“作品”(我們後來還曾試過自己買漆把骯髒的電梯塗乾凈呢)。

但是,它是我們的新居,懷著愛與希望,我們用心布置我們的愛巢。那段日子,環視著被布置得像一片夢谷的小屋,沉醉在凝注間的愛情,我們心中摺疊著的盡是滿滿的愛意與謝意。

這樣一住,住了四年多。

漸漸地,埋怨開始增多。

“怎麽搞的,電梯壞了近半年都沒修好!”

“唉!這些人為什麽不把垃圾丟進垃圾桶裏,非要弄得周圍環境髒死才甘願啊!”

“哎呀!水喉又壞了,這老房子就是問題多,又要花錢修理了……”

“這屋子真是小得連想多走幾步也不行,又沒有曬衣服的地方唉!”

“看!隔壁剛搬來的那群年青馬來人,老是抽煙又不收拾屋子,我每次經過他們的門口,都得閉著呼吸,不然我看會窒息呢!真討厭!”

還有還有,對面那對欠阿窿錢沒還的夫婦,常常惹來債主追討,搞得我每天緊張兮兮的,不曉得哪天他們會不會認錯人,不小心對付到我們……

心裏好不如意,禁不住憐憫起自己來。

一直到那個早晨,梓淇的禱告:“天父,謝謝你賜給我們這個家,雖然有許多不 完美,但你卻讓我們能在愛中一起生活,也賜我們一幢屋子……”突然,我為自已的庸俗愕然了好一陣子。我真是很愚蠹,其實我一直那麽富有,竟然茫無所知,還老是計較,老是不會感恩。

是的,這仍然是一所充塞著愛的小屋。每個傍晚,有微小的鑰匙轉動聲音,是他 回來了。他總是輕輕地走進來,深怕吵醒正午睡的我;晚上燈光如紗,輕輕地撒開,我們喜歡什麽都不做,享受彼此依偎的溫馨;不用工作的周末,若遇上雨天,我們最愛隔著窗聽檐雨的奏鳴,如輕柔的叮嚀,神是如此厚待我們,不是嗎?

我喜歡我的家。我從不知道自已會這樣喜歡家。每當我從外面回來,一眼看見那扇掛著一環松菁,中間錘著一個古樸十字架的門,我就快樂而自豪。我有一個家,多麽好!

曾經聽過這樣的一句話:人只有兩種,幸福與不幸福的。幸福的人不能因不幸的 事變成不幸福;不幸福的人也不會因幸運的事變成幸福。我真心希望我是前者。

注:後來,我們前前後後搬了六次家,買過四幢房子,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,始終是這第一個住的地方。我一直沒忘記那年的體悟,所以搬去哪兒,都可以快樂地適應新環境。我會記得,我是幸福的人。

1 則留言:

yeelee 提到...

我也是,我仍然深深怀念我婚后住的第一个家。
小小的公寓,浓浓的爱。
露台一望无际的森林和远处的海,阳光鸟鸣雨滴风声星光和余晖,平静舒服。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