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9月2日 星期二

阿擇語錄:

奧運會時,我向阿擇解釋:“世界上有很多種人,他們有不同的運動長處,比如白人很會游泳,黑人很會賽跑……

我們是什麼人呢?”他很快的問了一句。

“我們是黃種人。”我回答。

“哦!我們是黃人。”一幅恍然大悟的樣子。

“不是黃人,是黃種人。”我糾正他。

“世界上有白人、黑人、黃人。”他又在做他最常做的事:下結論。

好吧!他對,白人、黑人、黃人,的確比白人、黑人、黃種人順口。

***

有一次,我和阿擇通電話,他問我:“你猜我現在正在做什麼?”

“吃東西。”我聽到電話傳來咬嚙的聲音。

“對了一半,還有呢?”

“還有?”一邊聽電話,一邊吃東西,還可以做什麼?

“要不要我告訴你?”他忍不住了。

“好吧!”我也好奇想知道答案。

“聽電話啊!哈哈哈……

……

***

英文考卷派回來,阿擇很興奮地告訴我有一題是送分的,無論答對答錯都有分。我問:“為什麼?”

他指給我看,題目是:This is my brother. My brother’s name is(Ken / Nadia)

小朋友都投訴沒有畫圖,不知道哪個名字是男的。”

我看他的答案對,便問:“你怎麼知道Ken是男的?”

“我想Nadia應該是女的,所以便選Ken。”

“你怎麼肯定Nadia是女的?”

“我想到Nadal(著名的網球球員),Nadia應該是他的妻子,所以是女的。”

***

道德考試,是非題:“我們沒有朋友也會很快樂。”標準答案是“錯”,阿擇答“對”;

另一題:“美術節時,小華一直說話,沒做手工。”標準答案是“錯”,阿擇答“對”。

回來,他問我:“為什麼這兩題我錯?”

“老師的觀點和你不一樣。”我只好這樣回答。

沒有留言: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