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8月29日 星期五

(二)

“你妻子好嗎?我從報章新聞知道你們快有孩子了吧?”她漫不經心的問,眼神卻閃過一絲痛楚。是痛楚嗎?我沒有誤解吧!

當年,是她放棄這段感情的。

那次的意外雖然讓我們的關係明朗化,然而,交往期間,她一貫冷靜,我至覺得她並不真的很愛我。有時我真情願她像其他女孩,老是纏著男朋友不放,這樣至少我肯定她需要我。那時,我開始加入青年球會,每天忙著練球,又常到處比賽,我們有時幾個月都沒見面,但我真的很想念她,總是想盡辦法抽時間見她,可她卻像沒一回事的照忙她的。

“靖,到今天你還欠我一個解釋。”我望著她。

“是我做錯了什麼嗎?那時你為什麼無聲無息的離開英國?我一直找不到你。”我的聲音有點抖,這些年來,我一直不甘心。

那年,她邃然離開,我瘋了似的到處找她。有人告訴我她去了美國。她離開之前,絲毫沒有任何跡像。

靖是我生命中第一個愛上的人。那段日子其實並不好過,我的家人激烈反對我們交往,彼此的課業與活動又十分繁重,尤其是我,不只需撥出大部份時間應付球會的活動,每場比賽還要承受巨大的壓力。年輕生澀的我們,完全不曉得如何面對相處時的許多予盾。但我們從不曾吵架,我也不知道靖對我是否有怨言或不滿,她是個獨立冷靜的女孩,極少透露她的情緒。

我與她相反,我比較直性子,喜歡將所有的話說出來。我們在一起時,她總是靜靜聽我發牢騷,聽我發脾氣,甚至任我鬧情緒。她常抱著我,親吻我,依偎在我懷中,什麼也不說。如今回想,那段日子,她何嘗不也辛苦。或許,就因為她不曉得如何應付,最終選擇逃避吧!

“宇宣,那已過去了不是嗎?你也有了美滿的家庭……知道了答案又怎樣呢?”靖別過臉,走向陽台,定定的凝視遠方,我看不見她的表情,望著夕陽照射下孤清的背影,那一剎那,我忽然有了答案。我大膽起來,像那年在球場那樣,我從後面緊緊抱著她,靖微微扎,我感覺她的淚掉在我的手臂上,終於,她靜下來,順服的依偎在我懷中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

我輕吻著她的耳珠,她的臉頰……她微震的嘴唇,我將她抱得緊緊的。靖沒有拒絕我。

“宇,我很辛苦,我不懂怎樣面對,我總是帶給你麻煩,總是無法滿足你……我以為離開,會比較好。”她注滿淚水的眼眸令我好心痛,我從來沒見過這樣軟弱的靖。

“我好愛好愛你,第一次見到你就愛上了你。你這樣出色,我總是覺得會失去你……從來都沒有人愛我,我的爸爸媽媽都不要我…… ”

她一直壓抑對我的愛,這麼久以來,她從不敢讓自己完全投入這段情感。她的成長背景使她對自己失去信心,總是習慣性以冷漠自我保護她堅強的形像背後,卻隱藏著一顆脆弱的心,她甚至沒勇氣接受感情失敗。

“我知道你在這裡,來之前我就知道,我一直注意你的新聞,我知道你很愛你的妻子……我不能再讓自己接近你,我應付不來…… ”

那個晚上,我們很珍惜重逢的機緣,我一遍又一遍親吻她,彷彿以後都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。

靖像以往一樣,靜靜的依偎在我懷中,她的長散開來,我一直喜歡那種細柔的感覺,她知道的。我邊撫弄她的頭髮邊問:“長是為我留的嗎?“嗯。你喜歡,不是嗎?”躺在我身邊的靖真的很迷人,我有一剎那的衝動。

那晚,我們並沒有越軌。我很愛我的妻子,這是每個人都知道的事。不要問我愛誰多些,我不會回答。

沒有留言: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