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8月30日 星期六

(四)

酒吧的氣份異常熱鬧。

今天是費轉去新球會的歡迎會。雖然他剛轉會,但其實他與這支球隊的大部球員都很熟,大夥從小就一塊踢球。其中一位球員--祖一更是他童年時期的玩伴。

這是費第一次帶靖出席公開場合,也趁機公佈他們的關係。

祖,這就是靖。祖一常聽費提起靖,對她一直很好奇。是怎樣的女孩,可以讓費如此神魂顛倒。見到靖時,他的心猛地一縮……

那年,他剛入選青年足球隊,每次練球時,都有一個女孩坐在同樣的位子看著他。其實,他們並不認識,但這些年,祖一始終忘不了那雙暗中追隨他的眼眸,這是一段來不及開始,卻已經深栽在心裡的感情。

倚在費身邊的靖感到一陣眩暈,就是他,在夢中出現千百回的那位穿白色球衣的男孩!

那次以後,祖一無法抑制要得到靖的慾望,不單是為了圓他多年的夢,而是現在站在他眼前的靖深深的吸引了他。雖然他將陷在友情與愛情的兩難中,但以他一貫勇於爭取的個性,他並不打算放棄。

面對祖一鍥而不捨的追求,靖有一種塵埃落定的釋然,感覺她的心終於尋到了方向。

然而不曉得怎的,費的身影卻怎麼揮也揮不掉。那段初譜成的戀曲,不知不覺在她心中生了根。

費最明白靖的心事。他也知道,祖一這麼多年來,對靖一直念念不忘。他沒有努力爭取,在這段三角戀中,他選擇了退居一角,說他畏縮也好,不積極也好,他只是不想靖為難。

結束了與費的感情,靖的心中百般滋味,但與祖一在一起,不是夢昧以求的事嗎?


她不敢觀賞任何球賽,也從不隨祖一出席任何球員的聚會,不曉得怕什麼呢?就是刻意躲開會見到費的機會。

一次偶然的機會,她從祖一的口中得知費離開了球隊,不曉得到了那裡。

終於忍不住,去看他。

乍見費的那剎那,靖心頭一陣酸澀。

費瘦了很多。

呼!屋子這樣亂,讓我幫你收拾。不想讓費看見她快要掉下的眼淚,靖藉故的轉過身子。

不用收,沒關係。費拉開靖正忙著收拾的手。他的聲音有點沙啞。

靖的淚水掉在費的手臂,費微微一震。他將靖的身子板向他。

靖抬起被淚水濡濕的臉,她輕觸費削瘦的臉頰,哽聲地說:對不起。我……”

沒事的。我只是需要一段時間調整。費沒有讓靖有機會說下去。

他有一剎那衝動要將她擁入懷中,卻強忍著收回自己的手。我答應你,我很快會沒事的。他的態度讓靖有一絲迷惘,到底他真的在意她嗎?

沒有留言: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