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8月30日 星期六

(五)
回到家,祖一巳坐在沙發上。他知道靖是去找費。

祖,你可以抱抱我嗎?靖好像很累。

在祖一懷中的靖忽然主動親吻他。她溫暖如綿的唇瓣撼動了祖一,整晚的猜測與不安,這一刻,他感覺實實在在的擁有她。當晚,一向自愛的靖,主動向祖一獻身。激情過後,祖一擁著睡在懷中的靖,她的眼角有一抹淚痕,是痛嗎?還是,她後悔了?靖向來都十分保守自愛,到底是什麼事令她有如此徹底的舉動呢?隱約中,祖一似乎摸到了靖的心,她是存心讓自己不再有藉口回頭吧。

這個晚上,他們的距離,彷彿咫尺,又彷彿天涯。祖一知道,費在靖的心中佔了一個十分重的位子,或許連靖自己都不察覺。


那次之後,費重回球隊,像從未發生過任何事般。他與靖回到初識時那樣,成了生活中要好的朋友。

祖一始終無法接受靖對費還有情意,在一次爭吵後,他惡意傷害靖,甚至讓靖誤會他另結新歡。
傷心欲絕的靖離開祖一時,發現自己有了身孕。

天氣依然很冷,當費在舊居找到仿惶無助的靖時,她單薄的肩膀抖瑟著,不說話。費在她面前蹲下,無法克制內心的痛楚,他告訴自己,這次無論如何不會再放手。

費帶著靖到另一個地方重新生活。在費細心的開導與愛惜之下,靖終接受了他,倆人在一個小島上舉行了簡單的婚禮。孩子,斯敦出世後,費也視他如己出,十分疼愛。

沒有留言: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