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8月29日 星期五

寫故事一直是我最享受的,可是不曉得為什麼,我總覺得現在失去了寫故事的靈感,很多故事寫了開始,就老是接不下去了;腦子裡醖釀了許多情節,卻始終無法成文。

有一段時間沒有在這裡貼小說了,從今天起我要重新再貼,希望把這些舊文章貼完後,我很快可以再恢復寫小說的能力。

遺憾》是2002年寫的稿,那時我迷上足球,於是選擇以此為題材,寫一段逝去的初戀。

在我的心目中,足球員揮著汗在場上專注奔跑時,充滿剛毅奔放的味道,是男性魅力最佳的演繹。宇宣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男性形象,他是個運動員,熱情、奔放,對感情真摯、認真,卻又不隱藏內心的脆弱與掙扎,是個有血有肉的人。

靖,我特別喜歡這個字,很多篇小說都用這個名字。我向來偏愛能幹的女孩。她可以照顧自己,又能照顧別人,但卻不氣勢凌人,有著令人心動的溫柔。或許,我不是這樣的人,靖反映了我對自己的期盼。然而沒有人永遠堅強,靖也脆弱的一面。她內心有許多負荷不來的沉重擔子,像許多人一樣,她被逼學會自我保護,她有一套屬於自己的“求生本能”。其實,這就是我。
梓淇說這故事沒有結局,其實,人生很多時候就是如此,所以才會
有“遺憾

沒有留言: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