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8月29日 星期五

遺憾

/穎穎(2002年)

酒店房門打開的那一剎那,我感覺我的心就快停頓了。

是她,這麼多年了,她依然是如此美麗。

“ … … ”見到她,一時之間把想好要說的話都忘了,我傻了似的愣住。

“宇宣,怎麼會是你?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?”她也是怔了一會,才輕呼。

隨即,她給了我一個緊緊的擁抱,我有點緊張,雖然在國外我們都習慣這樣打招呼,但她一向含蓄,很少這樣熱情,而且,是她呵,我怎可能淡定?

“多久沒抱你了,你還是這樣壯。”她放開我,輕輕的說,然後笑笑。

“進來嗎?”她牽了牽我的手。

從剛才到現在,我一直沒開聲,看著眼前的她,心中百感交集,這個女孩,永遠讓我的心不由自己的悸動。

我認識靖的那年,她才17歲。那年,她隻身離開台灣到英國求學。聽說她很小的時候,父母就離婚了,後來各自都有了伴侶,從此只願供應她經濟的支持,卻刻意的與她保持距離。

靖很美。她不是那種艷光四射的典型美女,但她總是輕輕流露女孩子的細柔雅緻,像一泉涓流不息的溪水,讓接近她的人總情不自禁平穩下來。她從不多話,但卻十分能幹,想是家庭背景的磨練吧!唸書時,她才華畢露是幾個學會的領導人,包括我當年參加的足球學會。

“我今天早上在新聞室見到你。”我接過她遞來的飲料。

“我目前是電視台節目總監,這次是帶隊報導這場球賽。”她若無其事的回答。

“你一早知道我在這裡,為什麼不找我呢?”我定定的望著她問。

我總是要迫她面對我。以前是這樣,現在也是這樣。

那時,我們其實常見面,靖是球賽的統籌,我是其中一個球員,但每次當我們的眼神接觸時,她卻總是有意避開我的眼光,然而,每次當我在球場練球或有賽事時,她都會坐在同樣的位子看著我。那雙一直追隨著我的眼眸,令我無法不心動,好想接近她。

我記得那一次比賽,我被迫負傷上陣,其實我並不在乎,能夠踢球是我最開心的事。
就在球賽進行得正熱烈時,我忽然感覺舊患非常疼痛,當場抱著傷處,跪跌在地上。事出突然,全場頓時啞鴉無聲片刻,隨既,氣
再次喧嚷起來……那一陣陣刺骨的痛與四周紊亂的氣,讓我感到十分痛苦。

這時,一個沉穩的聲音響起:“沒事的,放鬆,我們現在送你到醫院。”然後,我感覺到一雙輕柔的手正輕輕在我的傷處搓弄按摩,有如鎮定劑,十分舒服。我知道是她。那一刻,我忽然大膽起來:“不要離開我”,說完緊緊抓住那雙小手,沉沉昏過去。

沒有留言: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