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7月3日 星期四

(二)

在緬北的一年時間很快就過去了,下個星期我將回國,繼續以往的生活,一切都沒有改變,但我知道我的心不可能再一樣了。

“……”恩華靜靜的幫我整理行李,就像過去一年的生活,他總是為我打點一切。

我留下來好嗎?我鼓起勇氣問他,聲音裡卻有許多不肯定。

他停了手一會,然後裝著沒聽見,迳直跑進房間,將他那把彈了很多年的吉它拿出來,送給你。希望不麻煩你帶回去。”

這把吉它其實陪伴我倆度過許多美好的回憶。恩華有極高的音樂天份,雖然沒有正式學過樂理或聲樂,卻能唱出高水平的和音,就連彈吉它、彈鋼琴也是無師自通。他天生音感甚至強過受正式音樂訓練的人。那些日子,在學校,在山上,在貧民窟……常常是恩華彈吉它,我唱歌。

讓我留下來好嗎?你可以娶我,那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。我再問。或者等你畢業後,我們可以一起回到你山上老家傳福音……”我緊緊抓住他的手,深怕會失去他。

天知道我多想將你留下來……但我憑什麼?他忍住眼眶的淚,沉痛地說,將我留在你的記憶裡,相信我,那會是最好的結局。”

我何嘗不知道我的要求是多麼不理智,至少在這個階段,他這樣小,書都還沒有唸完,前途一片迷茫,我的要會給他多大的壓力。更何況我們的背景有這樣大的差異,真要在一起,還得克服多少困難呵!他是對的,我只能將他埋在我的記憶裡,將我們共同擁有的感情深深藏在心裡,就像過去一年我們的關係一樣,沒有人會知道。

我離開的那一個凌晨,很冷。全孤兒院的孩子都來送我,隔著許多人,我看見了他。我們只能這樣遙望,他沒有掉眼淚,他一直是那麼堅強,但他那悲慟的眼神,將我的心緊緊揪痛了。我好想抱一抱他,但我知道,就連這小小的心願,都不會實現。


沒有留言: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