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7月1日 星期二

(四)

她離開時,我有到機場,那時是零晨,天還未亮。靖見到我時並沒有特別表情,我真的很後悔那一吻把一切搞砸了。

靖,對不起。我只能這樣說。

零晨的候機室有點冷,靖沒有再與我說話。

多年後,還是她主動找我。

這些年,我不間斷的寫信給她,不再提那個晚上的事,也不提感情的事,只談生活中的點點滴滴,談彼此的心情。其實,我很心疼她在那邊受苦,也很想念她,不只一次,我寫了,我很喜歡她,但我沒有勇氣寄,我怕再一次失敗。

好嗎?闊別多年,一身簡樸打扮的靖仍然那麼吸引人。我們認識了這麼多年,見到她,我還是像初識時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想我嗎?她問。

我不斷點頭,有想哭的感覺。

你從來不說,我以為你不想。她拉了拉我的手,輕輕的說:我好想你。

我使勁的握著她,不肯放鬆,但也不敢做什麼。

她將身體貼向我,她的臉很燙:我想抱抱你,可以嗎?我讓她抱著,還是不知道我該做什麼。

她終於輕輕地放手:再抱下去我就捨不得放手了。

我迅速的將她擁入懷中,將她抱得緊緊的:我愛你。我終於說了。


現在,靖不再是我的醫生,也不是我的球迷,她是我的妻子。

沒有留言: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