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7月3日 星期四

寫《不要叫我老師》,心中想的是恩華。他是我那年去緬北認識的一個孩子,現在已是一位傳道人。我們一直保持聯絡,我想永遠都會這樣。

我對緬北的眷戀有點像談戀愛的感覺當回憶輕叩心扇,便免不了牽起淡淡的甜蜜,終生難忘。我想用一個想像的故事,間接把緬北勾畫出來,寫完後我隱約覺得這應該是我將來要走的寫作路線。後來,我有機會寫《山嶺腳蹤》,用的就是這樣的寫作手法。我始終相信,在我的寫作路上,每一步,都有神的參與。

沒有留言: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