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7月1日 星期二

她是我的醫生

/穎穎

靖是我的醫生。感覺上醫生都比較冷靜,不容易激動。

我們第一次見面,靖身穿白袍,手握手術刀,我躺在手術台上,如同待宰的羔羊,非常無助。麻醉藥還未生效時,我感覺她緊緊握了握我的手,沉穩的說:相信我,不會有事的。

那一刻開始,靖在我心目中便是強者。

我是職業足球員,我的工作充滿激情,每場比賽無論贏或輸,我的情緒反應都十分強烈。足球運動雖然剛毅十足,但其實我的情感常處於脆弱狀況。或許是這樣,靖的沉穩與篤定深深的吸引了我!

早安,今天覺得怎樣?每天早上靖巡房的時刻是我最期待的。

還好,只是傷口有點痛。

正常的,待傷口復原,你就可以回到球場上了。我保證,你的狀態一定會比受傷前好。靖再次握了握我的手,像在手術台上那樣,一邊掀開我的衣服,嗯,傷口有點發炎,要洗一洗,你要忍點痛。她沒有假手於護士,自己親自用棉花輕柔的洗滌我的傷口,我不痛,真的,我希望傷口永遠不要好,我希望永遠讓她照顧。

住院期間,我們有很多相處的機會,然而我們的溝通卻不流暢,面對她,我再也不知道該說什麼。有時,她下班後會到我的病房,我們雖然談的不多,但,不曉得是我敏感嗎,我覺得靖對我有點不一樣……我不敢確定。

出院後,我們這段比醫生病人親密一點的關係,就在我怯於表達下,無疾無終。

沒有留言: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