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7月3日 星期四

別叫我老師

/穎穎

第一次見到他,是在緬甸北部群山綿延的土地上。十二月的氣溫很低,雖然這裡沒有下雪,但卻也冷得直叫人哆嗦。

老師您好。請快進屋內,外邊很冷……行李交給我好了。他一邊說一邊向我示意小屋的入口,雙手忙著將我的行李安頓好。

大媽準備了火鍋,放了東西我與老師一起去飯廳,燙燙的火鍋可以暖一暖身子!他有些靦腆的對我笑了笑。

一直到此刻,我才有機會仔細打量他。眼前的他長得高高瘦瘦的,輪廓分明,那挺直的鼻樑和微褐色的臉龐,流露著山上少數民族獨有的粗獷氣質。

你叫什麼名字?

我叫恩華。

通往飯廳的走廊很暗,在微弱的燈光下,他走在我身邊,有時輕輕碰下我的肩膀,讓我知道路怎麼走。從昨天上飛機到現在,我在旅途中折騰了超過24小時,身體十分疲累,心中卻充塞著滿滿的喜悅。好不容易,終於可以放下都市繁忙的生活,來到這偏遠的鄉鎮,過過不一樣的生活。當初的決定雖然有些倉促,但我想我不會後悔。

吃完火鍋後仍然是恩華送我回小屋。老師晚安,他打點了一切後說。這孩子站起來比我還高出許多,你今年幾歲?我好奇的問。

二十四歲,老師,他依然挺直身子,恭敬的回答我。

那我們年齡相差不多,你就別叫我老師,我們可以做朋友,你叫我的名字好不好?我叫紀子。雖然我受聘在這所基督教孤兒院執教一年,但恩華真的很不像我的學生。

那個晚上雖然很累,但我們談了很多。

在閃爍的燭光下,他娓娓道出他的身世:我十多歲那年,爸媽就離開我了,從那時起,我就沒有了依靠,也失去升學機會。”他的聲調十分低沉,像一把低音吉它在耳邊迴旋。

“我為了能看更多書,十八歲那年決定進入小學念書,雖然與小孩子一起唸書令我十分難堪,但我覺得值得……”那一刻,我沉默下來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恩華對我笑笑:我以前都不會講華語,現在我會講會寫還會唱,這已經很好了。我緊緊握著他的手,要讓他知道,我的感動不少過他。

緬甸是個不注重教育的國家,政府關閉了大學,因為怕人民有了知識會不聽話,搞對抗,在這個近乎封閉的社會裡,人還能對自己有什麼要求。那一晚,我第一次體會,當人對自己的將來沒有什麼可以選擇時,生命是如此無奈與空洞。而我眼前的他,雖然身在這片蕭瑟曠瘠的山區,卻有一股令人抗拒不了的氣度。望著他,我有一剎那的失神。

沒有留言: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