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5月22日 星期四

來了Tullamore三天,除了第一天去了一趟Tesco,其他日子我幾乎都窩在度假屋裡。外面氣候濕冷陰鬱、時不時還會颳風下雨,我始終沒有動力走出大門半步。

昨晚是曼聯和切爾西的歐冠杯決賽,我終於還是出關了。

歐洲小鎮的晚上靜稍稍的,所有店鋪都關上門,連餐廳也只開到八點。唯有酒吧,在夜晚是有生命的。小小的Tullamore有好幾間酒吧,我們去了一間同事介紹的傳統愛爾蘭鄉村酒吧。

原以為酒吧裡面一定是煙霧瀰漫,令人喘不過氣,出乎意料之外,這裡不但沒有人抽煙,而且整個酒吧都是木制結構,深褐色的原木桌椅和吧台,厚實的木頭地板,軟軟的深紅色皮沙發,壁爐,櫃子,英式椅子,牆上掛滿許多富歷史性的照片和物件,在柔和的燭光襯托之下,營造了一股濃厚的懷舊氣份,讓人一坐下來,就有一种殷實、安舒的感覺。

來客三五成群,在一個個被分割但不覺得擁擠的空間,各據一角,手捧大杯啤酒,開懷大喝,卻一點也不喧鬧,就是靜靜的品嚐他們稱之為“來自上帝的甘泉”Guinness(健力士),輕輕地交談。這樣的環境,或許缺的,就只有悠揚的愛爾蘭樂曲。

沒關係,因為,今晚是屬於足球的。

整個酒吧幾乎清一色曼聯球迷,坐我旁邊那對父子,在切爾西幾次擊中門柱時,緊張得把啤酒都打翻了。酒吧的氣份這時開始熱鬧起來,卻依然井然有序。

昨晚那場球,雖稱不上經典,但絕對精彩富娛樂性。兩隊球員的確拼了,從九十分鐘,打到一百二十分鐘,球員紛紛累倒、抽痙,仍然不惜体力奔跑,堅持到殘酷的點球大戰。我不喜歡點球,總覺得以點球定勝負,比幸運的成份更多些。這個晚上,無疑曼聯是幸運的,他們奪得了期待已久的大耳聖杯。莫斯科在為最終的失敗者哭泣。

球場上,我關注的依然是Giggs。此役他雖然只是替補出場,但當他踏入球場,紅魔的歷史在那一刻改寫。此時,鏡頭特別轉向坐在看台上的查爾頓爵士,他眼中充滿欣慰。傳承,是一個擁有悠久傳統的俱樂部最光榮的時刻。

點球大戰,Giggs在關鍵的主罰中,將球射入。之後,阿內爾卡罰失點球,紅魔終於成為歐洲冠軍。球賽結束,我始終揮不掉Giggs邁向十一碼處時,那堅定的眼神。我喜歡堅定追求夢想的人。

十點半回到渡假屋,收到遠方的進興傳來的報喜簡訊,那時是馬來西亞零晨六點。不同的時間,我們在看同一場球,關注同一個球隊,我常常覺得足球最大的魅力,就是可以很容易就拉近同樣喜好的人。最近,我遇到一個年輕人小明,我們有一天同時穿上曼聯球衣去教會,結果兩個人一下子就熟絡起來了。以後每次見到他都格外親切。有一天,如果我不再喜歡足球,我想這份默契,會是我最不捨得的。

1 則留言:

Yuhchyng 提到...

oh...Temple Bar and Trinity College 你都去了。有空可以去最南部的小镇,忘了叫什么名字,但是那里有爱尔兰的特色,五颜六色的门。或者去一趟北爱的Giant Causeway 和吊桥。那里有著名的六角形火山熔岩,风景挺美的。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