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5月21日 星期三

聞名世界的愛爾蘭洒吧(Iris Pub),我來到它的家鄉了。進不去,人太多,在門外感受了一下愛爾蘭特有的洒吧文化。覺得愛爾蘭人謙和有禮,連喝洒的人也一樣,不像那年我在阿姆斯特丹遇到的很多喝了洒鬧事的人。或許,愛爾蘭人真正懂喝洒的藝術--豪邁,但不放肆。

沒有留言: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