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3月7日 星期三

我的男孩许择


攝於关丹。阿择兩岁时


我理想中生两个男孩。一个像爸爸,运动型,健康、阳光;另一个像我,艺术型,爱画画、喜欢音乐,还有,蓄一头柔软的长发。然而,我最终只生了一个。他的名字叫许择,个性、长相、爱好都像爸爸,和我好像没有一点关系。

这系文章主要写他,第一篇就写他的出生吧! 我的预产期是五月二十九日。当天下午产检时,医生说我完全没有要生的迹象,约我过两天去催生。我第一次生小孩,不知道什么叫催生,但医生说得自然,我也就不担心了。

回到家想小孩过两天就要来了,想把屋子收拾干净,迎接他的到来。于是,我爬高蹲低,从客厅到厨房,睡房到厕所,全部清洗一番。洗完后,觉得腹部有些酸痛,以为是累了,便不以为意去睡觉。醒来后,依然酸痛,像一般的经痛,我还是没放在心上。

晚上十点,腹部还是隐隐酸痛,感觉好像要上厕所,坐在马桶半个多小时,肚子越来越痛,却始终排不出大便,我还以为是便秘,仍然没有联想到我就要生了。后来,就在我还坐马桶时,羊水破了,感觉有点温热,我当时纳闷:“怎么那么多小便?”

然后,就在几秒钟内,我的肚子突然激烈疼痛起来,痛得我跪倒地上,动弹不得!我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阵痛,可是资料明明写:阵痛共三期,是慢慢加剧的,这是怎么回事?

梓淇火速开车送我到医院。到了医院,门竟然是关着的,我们绝望地拼命拍打玻璃门,打得守门员和护士全部跑出来,马上用轮椅把我推进产房。

经过待产室时,我还在喊:“这里,这里,推错了。”我以为阵痛刚开始,起码还要在待产室等几十个小时才会生。

天啊!才开始就痛成这样,我拼命叫:“我要Epidural(止痛药),给我Epidural。”

护士一边忙一边说:“都要生了,还用什么Epidural!”

要生了?这么快?不是说要痛很久的吗?

这时,我听见其中一个护士拨电通知医生来,对方却说她现在在澳洲。

“什么?我的医生在澳洲,那我怎么办?”后来,才知道原来护士紧张到找错医生了。

这时躺在床上的我不再那么痛,只感觉好像大便快漏出来,护士要我用手捂住,不要用力推,一边深呼吸转移注意力,千万不要让这“大便”出来。我不知道这“大便”原来就是阿择,他等不及想自己冲出来,我们却必须等医生来。我到这时还搞不清楚状况,不知道我正在生小孩,只觉得想大便。

过了一会,医生穿了一件短裤匆匆赶来。(真难为她了,她可是一位马来妇女啊!)见到她我马上问:“我现在可以推吗?”

她一边戴手套,一边说:“可以,可以。”

我共推了三次,感觉一阵滑溜,阿择出来了,前后不到十五分钟,像大完便一样,舒服! 我第一次生小孩,虽然过程惊心动魄,但无形中做对了两件事,导致生产过程异常容易。一、我在阵痛前期时劳动了一个下午,促使子宫颈开得快;二、我排便半个多小时的那动作,是正确生小孩要用到的力(很多没经验的妈妈把力用在错的地方)。

五月二十九日,晚上十一时五十五分,阿择算准预产期,自己溜了出来,没有迟到。结果,医院只收我们最基本费用,因为医生什么都不用做。我也没做什么。

本文刊於《妈咪宝贝》2010。11








2 則留言:

麗館主 提到...

这个孩子实在是太太太太好生了。。。

莎莎妈咪 sab 提到...

呵呵呵~你生阿择还真是容易哦:P
我恰恰和你相反~我生承懿经历了两种痛。有机会也要写出来让承懿知道,改天可以对我好好:)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