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7月26日 星期二

他们的祷告神听了




我是在一个多月前知道要召集28/7/2011《我们在一起祷告》这个聚会。当时延凯和我提起想趁曾家彬牧师从美国来马时,安排一场为宣教祷告和分享聚会,我没多想一口就答应了。

协传出版《宣教日引》多年,一直都在推动教会关注宣教、为宣教祷告;去年又出版了《365宣教灵修日引》,而曾家彬牧师是《宣教日引》的顾問之一,也是一个长久对宣教有负担的牧者,趁这机会安排一个聚会由他主领太理所当然了。

只是后来,我想仔细一些,才发觉自己接了个“烫手山竽”。首先,28/7(星期四)是个工作天,大家在公司忙了一天,肯定想早点回家休息,谁会想要拖著疲惫的身躯来参加祷告会呢?其次,地点设在吉隆坡福音堂,在下班塞车的高峰时段,谁会想要开车入城呢?最后,这是一个为宣教祷告的聚会,无论是宣教或宣教士,都离我们的世界那么遥远,谁会关心他们呢?

最关键的是,我那段时期的属灵生命极低沉,整个人的状态很不好,生活过得又懒散又乱七八糟,很多东西都组织不起来,不知道该做什么,也根本也不想做任何事,尤其是召集一个祷告会。但已经接下的事工,让我的心头始终有一块大石头,压得我喘不过气来。

就在我极脆弱之际,有一天我的面子书友人秀芳留了一个讯息给我:“颖颖,刚才我用雅比斯祷告文为你祷告,捉住这两句话:‘主啊,不是颖颖凭自己能承担什么事,颖颖所能承担的,乃是出于神,叫颖颖完全倚靠你,求你的手扶持颖颖,赐给颖颖话语,加给颖颖能力。’”

上帝真的听了她的祷告!几天后,我不知从哪来的决心,要重新整理我和神的关系。当时我的想法是反正什么都做不来了,不如从最基础开始调整吧。就在我翻开久违了的圣经想读一卷书时,有个念头清楚告诉我:读诗篇吧!

翻开诗篇第一篇:“喜爱耶和华律法的,昼夜思想,这人便为有福。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,按时候结果子,叶子也不枯干,他所做的一切尽都顺利。”

很熟悉的一节经文,但那一刻,是我第一次如此羡慕这棵树,这棵栽在溪水旁永远被滋润的树;这棵不会枯干还会不断结果子真正发挥其功能的树。我心里对神说:“父,我好羡慕,我要这样的生命,请赐给我。”

正如秀芳的祷告,神重建我的方法,是把他的话赐给了我,仿佛一盏明灯,我的世界一下子清晰起来。那天之后,生活依然照旧进行,事奉的难度也没有减少,但我却好像她的祷告:不再凭自己去承担什么事,我所能承担的乃是出于神,我学会了完全倚靠。

於是,我开始肯花时间祷告和亲近神,渐渐明白为什么主耶稣称赞的是那个看起来什么也没做,安静、沉醉在聆听,抓紧时间和他相处的马利亚;而不是那个看起来很勤劳、很忙碌在为他准备晚餐的马大。我明白不是说什么都不要做,而是一个学会了安静、单单享受神的人,才真正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,并且在做的时候,因为肯定有神的同在,和经历到他的能力,就不会慌乱、不会发怨言,能够很从容、充满信心的做事。

很多人,包括我总是不停的做事,很少愿意花时间祷告;也有人觉得只祷告不做事是很假的行为。这段日子我最深的领悟是:如果你热切为那件事祷告,你的行动一定会配合的;如果你不愿祷告,那你做的事未必是对的,可能时间不对、方式不适合,或重点放错了……等等。对我来说,花时间阅读神的话和享受祷告,比做任何事都难,但却是神最希望我做的。

这段日子,很多东西都回到了正常的轨道,我也不断经历神许多奇妙的作为。我知道除了秀芳,还有伟恩传道和高升传道,和一些姐妹正在忠心的为我祷告。在我最软弱无法自己祷告时,这些忠心的代祷者让我学会很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当你为别人祷告,特别是为他的灵命和事奉祷告时,神是会垂听的,因为他悦纳这样的祷告内容和祷告关系。

在我的人生经验中,这样的片断其实发生过很多次,就是神总会在我软弱时预备代祷者,并垂听他们的祷告。我经常会忘记曾经发生的这些事,感谢神在《我们在一起祷告》之前,再次提醒我。我知道要对付我这个老是怀疑神有没有听祷告的代祷告,这是神用的方法,告诉我:你只管忠心为宣教祷告吧,我在听,再难的事我都能成就,你已经亲身经历过了不是吗?

今天如果你读到这篇文章,我诚意邀请你出席这个晚上的聚会,成为一个宣教代祷者,你必要经历一段丰富的属灵经历,这是真的会发生的事。


我们在一起祷告聚会资料(facebook)

我们在一起祷告聚会资料(协传网页)





沒有留言: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