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3月18日 星期三

我們需要更多上帝的眼晴

書睿現在已不在忠僕號,雖然他依然常常和船的消息牽系一起。

他現在台灣世界展望會,專負責非洲糧食短缺議題,從事人道教援工作。

從忠僕號,到世界展望會,書睿給人留下的印像:一個有愛心的男孩。

他應該會比那些滿身銅臭味的男生多一些氣質,然而,也正因為少了銅臭味,總會讓人有一點不踏實的感覺吧!

書睿不是沒有其他選擇。在他考慮加入世界展望會時,還有另一份邀請等待他網絡藍球評述員。

藍球,是他致命的興趣(這回摔斷腿正是因為打藍球!),光想像工作的內容就是名正言順地觀賞藍球,研究賽情,工作也是娛樂,就足以讓人難以拒絕。

然而,他拒絕了。

他說:這世界有更重要的事需要我們去關注。

這趟來馬,在最後一晚的聚會,他透過LCD將一堆數字放映出來:

每天有3.5萬個孩子死;2億5000個孩子忍受著繁重的勞動;1.5億兒童無家可歸;

12億人口每天收入不足一美元……

他說:我在世界展望會每天都有機會接觸這些數字。然而,若我們沒有用上帝的眼睛來看這些數字,就只不過是一連串沒有意義的數字。

書睿那晚有些激動,他幾乎硬咽地說:“我求你們,求你們用上帝的眼睛來看這些數字……

原來,他有一雙上帝的眼睛,難怪,他選擇了世界展望會。

1950年,一位美籍宣教士鮑伯.皮爾斯,因為看見全世界處在戰火、貧窮中的兒童,他的心為孩子們而心碎,他向上帝禱告:“願上帝心碎的事,也讓我心碎!”

後來,他創辦了世界展望會。

我們需要更多上帝的眼晴,上帝的心,去關注這世界。

相關閱讀

台灣世界展望會


沒有留言: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